当前位置 首页 > 职场薪闻 > 职场指南 > 简历指导 > 职场,眼泪无法能解
职场,眼泪无法能解
作者:爱格 时间:2020/11/16 阅读:11次

你拥有过“被人骂哭”的经历吗?

你体验过“工作、生活、感情一团糟”的感觉吗?

你见证过“无解,所以只能重新再来”的第二天清晨吗?

当这三个不怎么开心的问号后面都像期末考卷的填空题似的,被塞满了肯定的答案时,那么恭喜你,你不一定成了一个非常优秀的大人,但至少你开始学会在悲伤时调低音量,在准备放弃时重新开机。

我是个眼泪不值钱的人,看感人至深的亲情故事会流泪,听浪漫主义的告白会流泪;抓住爱情时会流泪,分手时会流泪;思念家人时会流泪,告别朋友时也会流泪。我自认为把所有感性脆弱的时刻都留给了最值得的人生瞬间,却未料想到,有朝一日,在我进入职场的一年多后,我会因为工作而流泪。

我是做品牌营销的,所以很多出街的内容需要公司法务部门审核,审核的目的是为了检查出与广告法相悖的地方并妥善修改。有时候错误会很多,翻来覆去修改很多遍,两个团队一起劳心伤神。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工作流程,为了最后能及时交付成果,还是愿意去忍受这里面所有的心累。因为某次审核出来的内容错误过多,法务团队的老大在工作群里对我发火,一时的情绪化让两个人针锋相对。但对方带有人身攻击的话语还是让我无法淡定,我在群里狠狠地反驳回去。

一时间,六七个人所在的工作群鸦雀无声。有点像擂台赛的最后,我孤零零地站在众人的视野下,却没有人为我下注。

我是一个刚入职一年多的菜鸟新人,而对方是一个有着十多年工作经验的法务部门老大。职场求生欲告诉我,忍过去也就罢了。但我深知,这种带有人身攻击的话语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。我甚至时常怀疑,在我所在的这家满是精英的公司里,为什么会存在这样的同事?发展的理论教给我们“量变引起质变”,我想所有新人在职场里的忍气吞声也是如此。当积攒到一定程度,假装沉睡的火山终究会爆发。

在我本该暗自庆幸终于出了一口恶气时,下一秒,心里无法控制的悲伤和委屈疯狂地涌上来。我合上电脑跑去洗手间,坐在隔间里的马桶上就开始掉眼泪。你可能不会理解我为什么有如此“drama”的情绪,说实话,我也不理解。我只是觉得委屈,而这种委屈又无人诉说,那些锋利的话语像一把把无形的刺刀,插向我的背脊。

或许是提前到来的职场瓶颈期,工作上逐渐遇到越来越多的阻力,我开始不停思考自己是不是真的能力不佳。一而再再而三犯下的错误、新出现的错误,还有恐惧未来会出现的错误,一切的一切让原本充满自信的我开始变得畏手畏尾。

我在洗手间里坐了很久,不断地大口呼吸来平缓自己的情绪。这听起来有点恶心,但我想不到其他更好的角落和更好的方式来消解此时的不开心。那时前任还并未成为前任,我给对方发了一条微信,却没有得到任何我期待的安慰。而那个工作群就这样一直安静下去,没有人再回应,这场擂台赛也没有分出一个输赢。

曾经幼稚的我以为眼泪可以解决很多麻烦事,例如多争取到一颗长辈手中的糖果,或是换回转身恋人的怜惜。但当我收起眼泪,洗了把脸从洗手间默默回到工位,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时,我好像突然明白了,成人世界里的大多数时刻,尤其是对于职场而言,眼泪并不能成为“解决方式”,甚至连一种“伎俩技巧”都算不上。眼泪止住的时候,往往意味着该收拾起所有的不甘和委屈,继续回到原来的轨道和节奏里,重新开始。

那天,我依旧加班到十点才回家。家里很乱,没来得及分类的垃圾冷清地放在角落。也是同一天,前任跟我提了分手。分手不是因为工作,也不是因为我们之间任何一个人不够好,而是因为和“眼泪”不同,“分手”是成年人世界里一个可以被称为“解决方式”的选项。戛然而止,及时止损,简单又凛冽。

那天晚上,我失眠到很晚,甚至一度觉得自己可能要睁眼到天明。我不敢听悲伤的慢歌,也不敢看发着白光的屏幕,我只是兀自看着黑暗的天花板,期待第二天的清晨到来。

因为那意味着,生活会推着我,一切如常,重启。

来源:
热门推荐